《未來的來臨》王藝卓油畫個展在上海舉行

2018-12-12 17:56 來源:瀏陽之窗 | 整理: 瀏陽之窗 | 類別:文藝 |

2018年12月12日 《未來的來臨》王藝卓油畫個展在上海舉行。

“你從事藝術不僅僅是在你很享受他的時候,

還有討厭這個世界或者是很煩惱的時候,

生活給予了我許多的情感和向往,

使我從中感受到,

自我的存在。”

微信圖片_20181212170650.jpg

王藝卓,杭州人,2012年以專業第一名考入中國美術學院,2016年畢業于中國美術學院油畫系第一工作室。現為中國美術學院油畫系研究生。

“吳酒一杯春竹葉,吳娃雙舞醉芙蓉。”杭州的春天是最讓人沉迷、深陷其中的。小幫主選了一個美好的黃昏,如血的夕陽灑在藝卓工作室的地上,兩盞香茗就著專屬于春天的糕點,我們的訪談就這樣開始了。

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藝卓,那么“個性少女”這四個字是再合適不過的。這種個性既體現為她的叛逆,也體現為她的靈氣。王藝卓的老師封治國回憶道:“在上學的時候,她就對課堂作業十分的抗拒。然后,一旦離開學校,她內心的那種創作沖動就完全釋放出來了。在本科畢業創作時,她突然拿出了一個系列,作品冷靜而平面,并帶有對色彩強烈的表現欲望,讓我們大吃一驚。”小時候總是聽家長們會說,“淘氣的孩子都聰明。”,雖然這也并不絕對,但是還是有一定的道理。歷史上那些燦若星辰的才子佳人,大多數也是叛逆著并快樂著。

藝卓的事跡讓我想起了東晉宰相謝安的侄女謝道韞,《世說新語》里記載著這么一則故事:謝安在一個雪天和子侄們討論可用何物比喻飛雪。謝安的侄子謝朗說道“撒鹽空中差可擬”,謝道韞則說:“未若柳絮因風起”,因其比喻精妙而受到眾人的稱許。后來,謝道韞就與蔡文姬、班昭等人一起成為了古代才女的代表,被成為“詠絮之才”。她與藝卓這種早慧的表現,就如和氏璧的光芒一般內斂,時隱時現。但假以時日,終將會真正的展示出來,成為行業里的一代宗師。

微信圖片_20181212170658.jpg

藝卓的芳華是令人羨慕的,她既有橫溢的才華,也有非凡的成績。93年出生的她,如今已經大大小小參加過好多次國際大展,獲得過好多次重量級獎牌,甚至在去年,還舉辦了一場名為“迷之界限”的個展,可謂是成就非凡。但是若是提及她的父輩,你或許會對這樣的成就能夠稍稍作些理解。藝卓的父親,是中國美術學院油畫系教授王羽天,以新古典主義風格聞名。盡管藝卓正在不斷突破父親留給自己的創作范式,盡管她正在為畫出這個年代應有的特點和個性而奮斗,但每一個人都會在靈魂中深深的烙下家庭背景的印記,

王藝卓近期的作品明媚歡娛,鬼魅閑散,彌漫著濃濃的浪漫主義氣息。她的畫面構成簡潔,布局大氣,著色優雅,筆調散淡。她將自己的視野鎖定在自己的游玩與旅途之中,鎖定在異域風情和世外桃源之中,寧靜疏離的畫面中隱藏著青春的燥動,我喜歡她畫面中這種撲面而來的青春氣息,這是對自然和青春的禮贊。她的這些享樂主義的畫面背后是一個九零后美麗女畫家堅定執著的創作信念和追求。

藝卓的狀態的確不錯,她真誠的面對生活,記錄描繪生活中點滴的美好事物,畫得那么多而且效果也很棒,對一個本科剛畢業的學生來說,這樣的創作勁頭和收獲實在是來之不易的。

我是看著王藝卓長大的,她幼小時候樣子我都能夠輕易想起。看到她能有今天這樣不俗的表現讓我非常開心,他們這一代人正好是我們的下一代,無疑在這其中她是非常優秀的一位。

———常青

微信圖片_20181212170701.jpg

藝卓從小便生活在中國美術學院的教師大院里,她看著老師們慢慢變老,老師們看著她慢慢長大。她與院里的大人們可以說是一種“亦師亦友亦親人”的關系。看著她成長的老師們對于藝卓現在的成就,不可謂不欣慰。

王藝卓的繪畫,以平面色塊與幾何硬邊構建自己認知的世界,有一些波普,又有一種遠東的神秘性,具有很強的形式。一方面充分發揮著她一直以來對色彩的敏感,這是一種天賦,一方面也折射出她長期對繪畫平面性的研究和興趣,最近的作品完成度愈來愈高,面貌也愈來愈成熟,真實的反映九零后新一代繪畫人對繪畫的態度:時尚、銳利、感性和最大化的視覺沖擊,同時如此多的作品也顯示著她的勤奮和活力,她畫中主題多樣,人物多是自身生活的狀態和對青春圖像化的抒情,尤其喜歡她的幾幅含有動物形象的作品,有很強的女性繪畫特征,纖細敏感,最后也祝她越畫越好! ——鄔大勇

王藝卓很有個性。在我的印象中,她對于課堂作業十分叛逆,幾乎很少見她認真完成一幅習作。其實我很理解,一個自幼即承庭訓,爾后又在美院附中摸爬滾打出來的學生,早已厭煩了課堂上的那一套。然而,一旦離開學校,她內心的那種創作沖動便完全釋放了出來。王藝卓始終在很淡定又很執拗地尋找,她既不想離開具象繪畫,又不愿意回到那種學院氣。或許是由于家學的影響,她很在意形式的表達,也很在意由形式而生發的圖式感覺。在本科畢業創作時,她突然間拿出了一個系列,作品冷靜而平面,并帶有對色彩表現的強烈欲望,讓大家感到頗為吃驚。就在幾天前,我看到王藝卓這一批新作,作品顯然是從畢業創作中脫胎而來,但已悄然褪去了某種生澀。畫面結構單純,有框架式的力度,色彩語言和選型語言十分協調,依稀透露出一種明確而自信的姿態。畫面舒展,也隱約暗示著對霍克尼的偏愛與借鑒。可以說,作品所呈現的整體畫貌遠較畢業創作時成熟,這是一種難得的早慧氣質,假以時日,這種氣質必將以更加鮮明的面貌展現出來。我們期待著這一天。一一一封治國

微信圖片_20181212170720.jpg

王藝卓家庭是藝術世家,繪畫是她家庭的第一主題,她的父親是一位優秀的畫家,作品多以新古典主義風格,但是恰恰相反,王藝卓的作品呈現出來與她父輩截然不同的氣質,大膽奔放。在我的印象里,她繪畫的技巧性并不是在班里最出跳的,她的父親曾經與我交流過他對女兒的擔憂,沒有按照他設定的道路發展,但是我并不擔心,我認為她對畫面有自己與生俱來的悟性。繪畫沒有對錯,她不喜歡繪畫做無趣的重復,對色彩大膽發揮,這在油畫系一工屬于很另類的。但是這并不影響她創作的腳步,用她的方式表達自己的生活。王藝卓是一個內心很強大而且非常細膩的女生,通過作品的積累,風格的轉型,我相信她的作品會越來越成熟。

——崔小東

王藝卓近期的作品明媚歡娛,鬼魅閑散,彌漫著濃濃的浪漫主義氣息。她的畫面構成簡潔,布局大氣,著色優雅,筆調散淡。她將自己的視野鎖定在自己的游玩與旅途之中,鎖定在異域風情和世外桃源之中,寧靜疏離的畫面中隱藏著青春的燥動,我喜歡她畫面中這種撲面而來的青春氣息,這是對自然和青春的禮贊。她的這些享樂主義的畫面背后是一個九零后美麗女畫家堅定執著的創作信念和追求。

藝卓的狀態的確不錯,她真誠的面對生活,記錄描繪生活中點滴的美好事物,畫得那么多而且效果也很棒,對一個本科剛畢業的學生來說,這樣的創作勁頭和收獲實在是來之不易的。

我是看著王藝卓長大的,她幼小時候樣子我都能夠輕易想起。看到她能有今天這樣不俗的表現讓我非常開心,他們這一代人正好是我們的下一代,無疑在這其中她是非常優秀的一位。

———中國美術學院教授常青

微信圖片_20181212170730.jpg

“乘騏驥以馳騁兮,來吾導夫先路”

王國維所認識的人生有三個境界。藝卓對繪畫的認識,也經歷了一個曲折波動的漫長過程。在她這兒,第一境界為“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的人憔悴。”小的時候,看到爸爸在桌邊作畫,覺得很好玩,就非常喜歡,便天天練,天天畫,畫筆一刻也放不下來。第二境界是“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長大后,當她開始決定以藝術創作為目標的人生路的時候,開始為了應付考試而畫的時候,就慢慢覺得畫畫是那么的無趣與功利。第三境界曰:“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畫著畫著,蘊藏在藝術創作背后深層的樂趣也就自然而然地被藝卓挖掘出來,她在此中收獲了認可與愉悅,并對其產生了深深的依賴。

說到王國維,自然會想到陳寅恪。在王國維沉湖自戕后,陳寅恪為其寫了副挽聯:“先生之著述,或有時而不章;先生之學說,或有時而可商;惟此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歷千萬祀,與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藝卓目前的創作,也正是在追求這種思想上的獨立與自由。在她看來,繪畫和單純的描繪是兩回事,拋開透視,拋開寫實主義,也許藝術家最大的責任不是轉述,而是一種創造,服務于畫面或是服務于內心。

微信圖片_20181212170732.jpg

“大衛霍克尼晚期的作品給了我不少啟發,他用iPad畫了不少作品,記錄很生活的東西,方便又及時,我覺得創造無處不在,新的時代,材料只是一種藝術語言,然而我向往的繪畫我想就是把現實打散后再重組。這兩年我對藝術的理解,也是隨著自己的成長有了不一樣的解讀。我人生不能待在一個小框框里看待問題,就像畫畫不能只在乎細節,對整體的把控和每個因素的協調是我比較在意的。所以或許我慢慢地會去嘗試抽象畫。”

微信圖片_20181212170723.jpg

 

微信圖片_20181212170735.jpg
(瀏陽之窗)
猜你還感興趣:關于"未來的來臨,王藝卓,王藝卓油畫個展,王藝卓油畫,未來的來臨,王藝卓,王藝卓油畫"的文章
贵州11选五前三直选号